吴晓波:新中产们先让自己变得更好

NewStar潮星   2019-04-13 19:30 1343 19

吴晓波认为,新中产们计划先让自己变得更好,不论是内涵还是外在,然后去体验全世界的美好。

  今天我们邀请到了吴晓波先生,讲讲他对新中产的一些看法。


360截图20190413193635405.jpg

  

  吴晓波认为,新中产们计划先让自己变得更好,不论是内涵还是外在,然后去体验全世界的美好。

  

  主持人:相较2016年做的首次新中产大调查,今年的调查有哪些方面的调整或提升?

  

  吴晓波:今年我们提出了更加明确的中产界定,去年是从财务上定义,今年是从价值观上去定义新中产,要符合三个标准:新的审美取向、新的消费理念、新的连接方式。我们在消费上调查地更细了,报告里消费观问题非常细致,也很全面。我们还增加了职业方面的选择。7月底报告出来后,8月团队开始跑各地城市实地访谈新中产,他们觉得光有数字不行,要有实际的故事和案例,把中国新中产人群面貌呈现出来。

  

  主持人:今年评定新中产的重要标准,改为了刨去家庭开支的净收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设定?

  

  吴晓波:我们通过调查看到,在基本的生活上一二线城市已经没有差别了。收入刨掉必要支出之后,净收入差不多的人,不管在一线、二线还是三四线城市,消费理财和价值观理念是接近的。不同级别城市的生活成本不同,必要的生活开支也不一样,但是在生活开支之后的净收入,这笔钱就是他们享受生活的本钱。现在中国的商品是过剩的,同一件东西在一二三四线城市,基本上都可以买到。同样的购买力,决定了同样的生活状态,你跑到浙江一个听都没怎么听过的小城市,马路上到处停的都是豪华车,反而可能比在北京上海看到的还要频繁。

  

  主持人:从今年的报告来看,哪些走势是意料之中的,有哪些出乎意料?

  

  吴晓波:消费观方面,基本上都符合我的预期,理性化消费的倾向非常明显,新中产并不是不在意价格和性价比,但是相比之下更在意质量,对于高质量的商品和服务,就算超过了原来的心理预算,他们也愿意付钱。另外,新中产的焦虑感非常重,他们不是焦虑赚不到钱,也不是焦虑过不好生活,他们最大的焦虑是自己的进步比别人慢,这是蛮有趣的一点。我们调查的一个数据是对自己生活的评价和对这个社会发展的评价,满分是10分,两个得分是6.96和7.84分,说明大家比较爱自己的国家,给社会的评分比自己高,但是他们觉得自己比不上社会的平均水平,给自己的预期和压力很大,上进心还是很强。

  

  主持人:新中产的消费中体验类服务占大比重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吴晓波:体验经济肯定和互联网有关,不过更重要的是社会和经济发展的结果,一个国家从农业社会发展起来,首先要经历一个工业品从无到有再到过剩的过程。中国用了几十来完成工业化,现在大部分的人已经生活在城市里,16年中国的城市化率已经到57%。在需求这一端,中国人已经有了一定的财富积累,除了满足生活的必须要求,还要享受美好的生活,吃喝玩乐都是体验性的。在供给这一端,人口和成本优势的红利吃光了,制造业产能过剩。这属于经济发展的规律,任何国家发展到了这样一个阶段,产业经济的引擎从制造业转向第二产业,你去看最近5年,发展最快的行业,都是服务型行业。

  

  主持人:新中产认为自己的投资理财能力还远不足够,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吴晓波:这是中产阶级对自己理财能力的一个过高要求。过去20年很多人买房赚了钱,但是闭着眼买房的时候已经过去,楼市不是说没有机会,但是它会越来越分化。中国股市,风险一直很高。其他方面,保险、基金、信托、股权私募等等,没有一样是一个完全不懂理财的人闭着眼睛买就可以赚钱的。本质上,投资理财是一个非常专业的事情。我相信未来越来越普遍的情况,是中产阶级意识到自己的时间和精力不允许自己完成所有的家庭投资理财,还是自己做好一个整体规划,然后把钱交给专业人士去打理。

  

  主持人:随着生活成本的增加,逃离北上广的人群会否进一步增加?为什么苏州、武汉、成都会成为最受逃离者欢迎的城市?

  

  吴晓波:逃离北上广和逃回北上广,我相信在未来至少10年,还是一个争议性话题,我们的调查结果是,大部分的人选择离开一个城市的原因在于工作。苏州、武汉、成都、杭州这些强二线或者说新一线城市成为热门选择,说明这些二线城市在产业结构上,已经具备了接纳高素质人才的能力,这是一个好现象。

  

  主持人:您此前将2016年定义为新中产消费元年,那么在过去一年明显受惠的是哪些行业?哪些行业是今后有待开发?

  

  吴晓波:我觉得所有的行业都可以受惠,问题的关键不是哪个行业受益,而在于单个企业是不是致力于解决消费者的问题,不是制造商品或者提供服务,要提供解决方案,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服务业,吃喝玩乐、精神需求的市场空间非常大。制造业,原来的红利消失了,但新的红利也出现了,新中产是一群愿意为消费买单的用户。制造业要做的,是把生产出来的商品,变成一种解决方案,一辆汽车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汽车,它要成为解决出行问题的方案;一台冰箱,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冰箱,而是家庭健康管理的入口。所有的行业都是一样的,你把解决消费者问题做好了,一个产品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有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