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重提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 市场降准预期淡化

财新网   2019-04-16 10:41 847 32

上周五(4月12日)超预期的金融数据公布后,市场上的降准之声基本偃旗息鼓。

【财新网】(记者 彭骎骎)上周五(4月12日)超预期的金融数据公布后,市场上的降准之声基本偃旗息鼓。央行随后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货币政策委员会会议纪要显示,目前央行对经济的判断已经有所调整,“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战略定力”等提法重现,更加注重金融体系的结构调整。

与去年第四季度的货币政策委员会会议纪要认为中国经济“保持平稳发展”相比,央行4月15日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会议纪要对当前国内经济形势的判断是“呈现健康发展”,并认为金融市场预期改善,稳健的货币政策体现了逆周期调节的要求,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效率逐步提升;对国际经济金融形势的判断仍是“错综复杂”,虽不再提“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但强调“不确定性仍然较多”。

对于下一阶段的政策基调,本次会议纪要指出,要保持战略定力,坚持逆周期调节,进一步加强货币、财政与其他政策之间的协调,适时预调微调,注重在稳增长的基础上防风险。而对于货币政策,一季度的会议再提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并强调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

金融体制改革方面,本次会议增加了“稳妥推进利率等关键领域改革”的要求,并强调以金融体系结构调整优化为重点,综合施策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效,改进小微企业和“三农”金融服务,推动稳健货币政策、增强微观主体活力和发挥资本市场功能之间形成三角良性循环,促进国民经济整体良性循环。而在对外开放上,此次会议纪要着重提到要提高开放条件下经济金融管理能力和防控风险能力,提高参与国际金融治理能力。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指出,跟上个季度的会议纪要相比,今年第一季度的会议纪要主要不同有:首先是“保持战略定力”又回来了。“战略定力是什么?三大攻坚战,对货币政策而言最具体、最可量化的要求就是,保持宏观杠杆率的基本稳定。”

其次,他指出,如果说去年四季度强调总量,今年一季度的货币政策委员会纪要更强调金融供给的结构调整,增加了“以金融体系结构调整优化为重点”的要求。“‘结构’二字在不同时点,所指不同。眼下的重点是金融对民营、小微的支持。”鲁政委说。

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指出,逆周期调节的意思即“经济好的时候紧一紧,经济不好的时候松一松”,但是高频度的逆周期调节是不可能的,因为经济本身的运行规律也不是按天计算。因此,在经济形势压力大的时候采取更多稳定措施,但有恢复态势的时候政策可能进入观望期,“但不会出现转向”。

中信证券固收分析师明明认为,“把好货币政策的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的政策思路,在一季度的公开市场操作中已经有所体现,本次例会重提是对此前货币操作边际收紧的确认。

央行自3月15日开展一笔200亿元的7天逆回购操作后,至4月15日的整整一个月,没有开展任何公开市场操作。而从2018年12月14日等额续作当日到期的286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后,至2019年4月15日,央行亦未再续作MLF。

考虑到4月17日有3665亿元MLF到期,同时又是4月税期高峰,因此市场上关于4月降准的呼声一度四起。然而4月2日,央行在辟谣“4月1日起降准”后,罕见地向公安机关报案,强势态度令不少市场人士意识到短期内的降准预期可能需要调整。4月12日公布的3月金融数据表现亮眼,新增社会融资规模2.86万亿元,新增人民币贷款1.69万亿元,意味着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的必要性下降,关于4月降准的预期明显减弱。

明明指出,流动性闸门的提法并不仅是指短期流动性,也包括了长期的信贷投放,对于全社会流动性来说,社会融资规模就是最重要的指标,本次重提流动性闸门也可能与一季度社融的大幅增长有关。

王一峰表示,央行是否降准要看二季度后期的经济形势,具体时间点需综合考虑经济、通胀和流动性创造等多方面情况。从流动性管理的角度来看,目前外汇占款持续收缩,影子银行也不会再出现大规模增长,长期而言今年仍然有降准的空间和必要。

央行4月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末,央行外汇占款21.25万亿元,相较于2014年的峰值约27.30万亿元已经有较大萎缩,且将继续持续收缩。外汇占款规模持续下降,降准被认为是流动性投放的有益补充。但中国人民银行参事、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认为,近期降准的必要性下降,此后降准与否仍需进一步观察,目前货币供应量开始回升、流动性较为充裕,而外汇占款的缺口并不一定要用降准来填补,因为降准影响的是货币乘数,而外汇占款影响的是基础货币。

中国上一次降准是2019年1月25日,对所有银行类金融机构下调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央行行长易纲在今年全国“两会”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的存款准备金率将会分为三档,逐渐形成一个透明清晰的框架,即大型银行一档、中型银行一档、小型特别是县域农村信用社和农商行为另一档;目前三档存款准备金率加权平均是11%,而银行的超额存款准备金率只有1%,因此总的准备金率为12%,跟发达国家水平差不多,远低于日本,目前降准的空间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大。

值得注意的是,从1月25日全面降准到4月11日之前,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室都是以“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为理由,不开展公开市场操作。而自4月11日起,央行对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的表述变为“处于合理充裕水平”。“到底何为‘合理充裕水平’?可能是个区间,但什么时候到这个区间的下限值得关注。”法国巴黎银行中国利率汇率策略师季天鹤表示。

近期货币市场利率已开始回升。4月15日,银行间市场7天质押式回购利率(R007)和存款类机构7天质押式回购利率(DR007)都有较大幅度的上升,其中R007再次突破3%,升至3.0724%,DR007也上行至2.8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