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微信,扫一扫登录

今年像2005、2012、2013还是2016年?

经济观察网   2019-02-18 14:36 9786 7

对照到以往预测当年经济走势有助于直观理解和把握,今年究竟像哪一年?目前市场上的看法大致有如下几种看法。

  历史不会完全重复,但押着相似的韵脚。对照到以往预测当年经济走势有助于直观理解和把握,是宏观策略分析师较常用的分析方法。但因每个分析师解读经济的逻辑框架有别,对照分析的结果自然会存在较大差异。今年究竟像哪一年?目前市场上的看法大致有如下几种:


  一是类似2005年。以海通荀玉根为代表。当前与2005年相似之处在于,经过上年政策紧缩,经济仍然低迷,社融或信贷、PMI、基建、地产和汽车销量等前瞻性多数仍在回落,如今年1月除社融/信贷开始回升外,其他指标尚未见起色。从股市看,经历前期大幅下跌,估值已经非常便宜,但因盈利仍有探底可能,股价暂难快速回升。


  二是类似2012年。以招商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夏为代表。张夏认为中国经济存在三年半周期,其中一年下行、一年底部徘徊、一年半上涨。如2008年经济下行,2009年触底并逐步回升,2010年-2011年上半年经济上行;2005-2007年和2016-2018年情况大致类似。笔者此前也认为今年类似2012年,二者都在之前一年经历政策紧缩,随着经济下行和紧缩效果显现,2011年和2018年下半年政策均逐步宽松。今年内外部环境确实与2012年有很多相似之处,甚至如美国政府关门这种看似偶然的事件,其背后也是在经历前期政策刺激之后,政府扩张债务难度增加,当然今年美国政府关门比2012年早了点。


  三是类似2013年。以半夏投资李蓓为代表。李蓓认为随着限产政策适度放松,生产回升,供给增加,同时需求仍然低迷,库存逐步积累。当然李蓓也部分认同今年与2005年或2012年有相似之处,但她认为商品走势较接近2013年,近期商品价格整体仍会继续下跌。


  四是类似2016年。以天风证券分析师宋雪涛为代表,研究机构通联数据通过对十项指标的聚类分析结果也显示当前经济类似2016年。当前与2016年相似的地方在于,政策延续上年底宽松趋势且力度不断加大,1月信贷大投放,但经济下行压力仍在,受经济刺激政策影响年初经济短暂好转,但随后因政策宽松力度有限而重回下行,下半年随着政策力度不断加大经济触底回升。宋雪涛推测,2019年股债都是“N”型走势,2016年与2012年有类似之处。


  宏观分析研判通常面临的情形是:回顾历史,脉络走势清晰无比,运行结果似乎确信无疑;放眼当下,数据眼花缭乱,有历史轮回之感但各种条件时过境迁,经济走向结果似存在多种可能。回顾和预测重要的差别在于,站在每个当下时点上,经济走势确实存在多种可能性。尤其是,政策制定者面对类似的局面,既可能按套路出牌,如当前推出一些宽松措施,但也会吸收以往政策的经验教训,推出不完全一样的措施,如当前支持民营企业融资等,使得经济运行结果与之前类似年份出现差异。再加上今年还有中美经贸摩擦这个重大的外部形势变化,因而今年走势不可能完全复制上面提到的任何年份。


  尽管如此,综合上述分析逻辑,仍不难得出一些有益的排除法结论:第一,今年无论经济还是股市应不会继续一路下行。这主要是因为政策托底力度不断加大,风险逐步缓解,近期甚至P2P平台爆雷数量都在下降,中民投、康美药业等债券违约已得到初步化解。随着经济和风险偏好回升,无风险收益率应不会像去年那样一路下行。第二,经济和股市V型反转仍有难度。因为大的去杠杆政策仍在执行,尤其是地方平台债务规模高达40万亿元,以当前政策宽松力度难以刺激经济大幅回升;互联网、汽车、外贸相关等众多领域生存环境显著恶化,这是以往较为少见的情况。因此经济难以重演2009-2010年或者2017年。


  2019年经济究竟怎么走?


  21世纪第一个十年全球经济大繁荣,商品十年牛市,受此刺激商品供给大幅提升。2013年后随着经济下行、需求减弱,供给过剩压力不断加大,引用权威人士的话,就是做了两桌菜,但只来了一桌客人,结果是商品价格连续四年下跌。因此,欲扭转经济下行趋势,需求刺激和供给侧改革都必不可少,这正是2016年影响经济走势的两条主线。


  2016年大致情况可以总结为大幅刺激需求、大幅减少供给,商品价格由跌转升,经济走稳;随着经济下行趋势得以扭转,2017年经济和政策走势可以总结为稳定需求、供给继续减少,表现为社融增速维持高位但未进一步提高,商品价格则整体高位震荡;在确认经济走稳后,2018年经济政策转为压缩需求、供给稳定,表现为社融增速显著回落,商品价格年内多数时间整体维持高位,但年底在需求回落、供给增加的双重影响下快速下降。随着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2018年下半年政策逻辑逐步转向提振需求、适度增加供给,这种基调延续至2019年。


  受近年来需求回升、供给侧改革持续推进影响,包括钢铁煤炭铜铝锌铅甚至原油在内各类商品供给已经大幅收缩,供需状况大为改善,国内外情况皆然。像近期油价大幅回落后,OPEC和俄罗斯等主要产油国的供给随之快速下降,这和2014-2015年的情形有很大差别。当时油价下跌导致产油国国际收支大幅恶化,这反过来推动其扩大原油出口来平衡收支,导致油价进入下跌循环。实际上,当时国内钢铁等市场情况类似,但近期钢铁价格回落后生产随之下降。


  由上分析,从供给产能减少、市场出清、库存压力缓解的解读看,今年类似2005年,经济进一步下行压力不大;从经济走势和政策节奏及内外部环境看,今年类似2012年,外需承压较多,内需刺激政策有较多保留;从限产政策适度放松的角度看,今年又类似2013年,但库存压力更轻;从年初大幅扩张信贷角度看,今年又类似2016年,但供给侧力度较低,这可能导致今年物价上涨幅度低于2016年。因部分领域如平板玻璃等领域仍将推动限产政策,商品库存和产能压力均不大,年初政策宽松应足以推动商品价格出现一定幅度回升,经济下行压力缓解。同时,市场风险偏好回升,经济短期企稳可期。至于后期经济走势,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内外形势变化。


  (作者系经济观察报宏观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以上内容由启明星量化金融学院资讯部整理编辑,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