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祖六:全球经济充满不确定性 资产配置重在多元

第一财经   2019-04-13 22:52 1250 15

在发达国家中,非常看好美国,美国的经济仍然非常强劲,充分就业,特朗普减税,美联储暂缓加息,都是利好。

  今天我们邀请到了春华资本有限公司董事长胡祖六先生,请他谈谈对资产配置的看法。


360截图20190413225858412.jpg

  

  编者按:胡祖六被媒体评为中国最英俊、最富有绅士风度的经济学家。他出生在中国内地,风华正茂时求学海外,顶着洋学位,在财富500强企业中搏击多年,拥有令人艳羡的收入。更重要的是,在中国人迎接全球化的努力中,他以跨国企业中国代表的身份成就了自己。

  

  不久前召开的博鳌亚洲论坛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再次强调对外开放的决心,并表示将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

  

  开放之后,中国金融业是否有足够的抗风险能力?如何看待2019年中国的宏观调控?该如何从宽货币走向宽信用,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避免流动性陷阱?2019年年初至今,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呈现升值趋势,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2019年汇率的走势将会怎样?

  

  针对一系列问题,本期独家专访春华资本集团创始人、主席,原高盛集团合伙人及大中华区主席胡祖六。春华资本集团是一家全球性投资机构,重点关注创新产业,包括自动驾驶、电子商务、大数据分析、金融科技、教育科技、新零售、数字传媒等。

  

  胡祖六是一位知名经济学家,其主要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国际金融、企业创新等。他曾任职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并长期为中国的金融改革、财政改革、国企改革、资本市场与新兴产业发展,以及宏观经济政策提供具有前瞻性的研究分析和政策建议。胡祖六目前担任百胜中国控股有限公司非执行董事长,以及包括香港联交所与瑞银集团在内的几家大型上市公司的董事。他还担任大自然保护协会亚太理事会联执主席、中美医学基金会董事,同时兼任清华大学经济研究中心联执主任和教授,同时也是香港中文大学和北京大学兼职教授。

  

  胡祖六在本期中认为: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进程中,金融开放是相对滞后的,金融开放有很多内涵,最主要是金融服务的开放,即市场准入,让外资金融机构,比如保险、银行、基金管理、证券等能够进入中国市场,为中国境内企业和消费者提供金融服务,这是金融服务产业的开放。

  

  其次,金融开放意味着人民币资本账户的开放,即增进资本跨境流动,国内资本可以流向境外金融市场,境外的资金可以流向中国市场。金融开放当然会给境内金融机构带来一定程度的竞争压力,甚至一定的风险,但胡祖六认为,中国金融机构经过多年的改革重组,整体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都有显著提高,因此完全能够适应一个更加开放的新环境。金融开放对于金融体系演变发展,提升金融专业服务水平和金融市场效率,都是利大于弊的。

  

  在他看来,在一系列风险中,保护主义给全球经济和市场带来了最大的风险和隐忧。所以2019年仍然是充满极大不确定性的一年。IMF下调全球经济预测正是基于对一系列风险因素的综合考量。

  

  对于汇率问题,胡祖六表示:年初到现在略为升值,主要是因为市场对于中国经济的信心从去年的低谷有所回升,加上政府减税等刺激措施出台,市场有很多利好,以及美联储停止加息,美元相对疲弱,所以人民币开始呈现升值的趋势。

  

  基于复杂而充满不确定性的大环境,投资者应该如何做全球资产配置?

  

  胡祖六专访中直言:看好美国市场,同时也看好中国及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除了经济增长前景和盈利预期,还要看估值。除了中国以外的新兴市场估值相对比较便宜,而美国估值较贵。中国股市的估值本来很便宜,但经过这一轮的高涨以后,恐怕估值的倍数差异在缩小。

  

  从资产配置来说,不能简单地仅仅看一个国别和市场,要看全球多元化的资产配置,评估发达市场和新兴市场的股票、债券,以及其他资产类别,进行多元化的资产配置,以降低风险,获得更高的预期回报。

  

  接下来请看访谈实录。

  

  在开放中才能增强金融抗风险能力

  

  主持人: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全球宣告:“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开幕式上,李克强总理又强调:“对外开放是中国的基本国策。我们将持续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你怎么看待目前中国金融业的对外开放?我们的金融机构有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胡祖六: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进程中,金融开放是相对滞后的,现在出于国内深化改革的需要,同时面临国际环境的压力,中国应该抓住时机,加快金融改革的步伐。金融开放当然会给境内金融机构带来一定程度的竞争压力,甚至一定的风险,但是我认为中国金融机构经过多年的改革重组,整体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都有显著提高,因此完全能够适应一个更加开放的新环境。金融开放对于金融体系演变发展,提升金融专业服务水平和金融市场效率,都是利大于弊的。

  

  金融开放有很多内涵,最主要是金融服务的开放,即市场准入,让外资金融机构,比如保险、银行、基金管理、证券等能够进入中国市场,为中国境内企业和消费者提供金融服务,这是金融服务产业的开放。其次,金融开放意味着人民币资本账户的开放,即增进资本跨境流动,国内资本可以流向境外金融市场,境外的资金可以流向中国市场。

  

  主持人: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在全球资本市场中是非常令人期待的变化,在扩大开放的同时,我们也要意识到背后的风险,我们看到日本、韩国、拉美在开放的过程当中,特别是资本账户在开放过程当中有一些风险,比如国内金融机构的恶性竞争,中国该如何吸取教训,扬长避短?

  

  胡祖六:拉美的教训也好,或者东南亚的教训也好,更多是集中在后者,即资本账户开放方面,而非金融服务市场的开放,尽管二者有一定联系。如果很多条件还没到位,比如说监管的能力和水平,比如说银行体系不够稳健,抗风险能力比较薄弱,这个时候开放资本账户就可能产生很大的风险。

  

  就中国而言,经过多年的渐进金融改革,金融监管制度已经比较健全,特别是中国的金融机构比如工商银行、平安等优秀的金融机构都已经具备了较好的风险管理能力,这时候金融对外资开放,可能造成的潜在风险是相对可控的。

  

  事实上,也只有开放了,才能真正检验中国的金融体系是不是足以具备能力防御各种金融风险。好比说中国运动员很牛,但是从来不参加奥运比赛,与国际一流运动员竞技,那你说他究竟有多牛?只有在开放中才能真正找到国内金融体系的薄弱环节,才能够进一步增强中国金融抗御风险的能力。所以,我的观点是,金融开放利远大于弊。

  

  保护主义带来最大风险和隐忧

  

  主持人:目前全球范围内贸易局势紧张,IMF下调了全球经济的增长预期,你认为2019年全球经济面临哪些确定性和不确定性?接下来经济会往何处去?

  

  胡祖六:目前我们仍然处于一个非常不确定性的时期,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暂缓加息还能暂缓多久,欧元区特别是南欧的经济还很疲弱,英国脱欧,地缘政治不确定性等。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也需要重新提升市场的信心。现在必须想方设法为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更多提供融资需求。

  

  在所有上述风险中,保护主义,表现为贸易摩擦和投资限制,给全球经济和市场带来了最大的风险和隐忧。所以2019年仍然是充满极大不确定性的一年。IMF下调全球经济预测正是基于对一系列风险因素的综合考量。

  

  不可以稳增长为由对高污染行业提供信贷支持

  

  主持人:支持实体经济,避免流动性陷阱,也是当下大家都关注的一个话题,那么如何从宽货币走向宽信用,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你如何看待2019年的货币政策?

  

  胡祖六:现在谈放松,有这个必要,但是也需要防止过度的信用泛滥。归根结底,要依据审慎原则来扩大对民营企业的贷款,银行有充分自主权判断把握信贷风险,而不能施加行政的压力。比如说对于僵尸企业,一些产能严重过剩的传统产业,以及高污染高排放企业,就万万不可以稳增长为由,继续提供信贷支持。总而言之,在目前的环境下,适当的信贷宽松非常有必要,但不能放弃了市场经济的商业原则和金融稳健性不可或缺的审慎原则。

  

  尊重市场,让汇率更加市场化、更有弹性

  

  主持人:2019年年初,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呈现了升值的趋势,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对于接下来人民币汇率的走势,你能否也做一个预测?

  

  胡祖六:从2015年以来,鉴于基本面因素,人民币汇率面临了持续的贬值压力。年初到现在略为升值,主要是因为市场对于中国经济的信心从去年的低谷有所回升,加上政府减税等刺激措施出台,市场有很多利好,以及美联储停止加息,美元相对疲弱,所以人民币开始呈现升值的趋势。

  

  中国的汇率机制已经市场化,即靠市场供需来决定,有颇大的弹性,比如去年经济景气不好的时候,它就贬值;假设今年经济改善,市场信心上升,它就有温和升值的空间,但总体上,人民币不太会大起大落。我预期应该是很正常的上下调整,不要有太多人为的干预。我们还是要尊重市场,让汇率更加市场化,更加有弹性,这样做也会让我们的货币政策更加有效。

  

  进行全球多元化的资产配置,以降低风险

  

  主持人:从全球资产配置的角度看,你更看好欧美市场还是新兴市场?全球范围内如何进行大类资产配置?

  

  胡祖六:在发达国家中,我还是非常看好美国,美国的经济仍然非常强劲,充分就业,特朗普减税,美联储暂缓加息,都是利好,美国有很多创新的、充满活力的企业,盈利性很强,所以我对美国很看好。

  

  当然我也很看好中国,及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除了经济增长前景和盈利预期,还要看估值。除了中国以外的新兴市场估值相对比较便宜,而美国估值较贵。中国股市的估值本来很便宜,但经过这一轮的高涨以后,恐怕估值的倍数差异在缩小。

  

  从资产配置来说,不能简单地仅仅看一个国别和市场,要看全球多元化的资产配置,评估发达市场和新兴市场的股票、债券,以及其他资产类别,进行多元化的资产配置,以降低风险,获得更高的预期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