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微信,扫一扫登录

报喜鸟创始人去世 五湖四海的浙商兄弟集体吊唁

新浪财经移动端   2019-04-13 18:43 1008 0

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还是珍惜当下吧。

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还是珍惜当下吧。

4月12日,嘉兴市温州商会在商会大厦一楼为车祸去世的吴真生设立追思会。

其实,前日已有大批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奔赴吴真生老家——永嘉县瓯北街道码道村的一个小巷子里,吊唁吴真生。这些人跨及政商两界,有他的合作伙伴、业内好友、商会同事、老乡及吴真生生前帮助过的人……

(嘉兴市温州商会为吴真生设立的追思会)

吴真生是知名温商、报喜鸟(002154.SZ)创始人之一、罗卡芙家纺董事长。4月9日,他在高速路上发生车祸,抢救中不幸去世,享年仅55岁。

事发当日,正下着雨,吴真生乘坐的汽车,在高架公路上行使,准备赶往上海虹桥机场。谁料,前车突然侧滑,溅起路面积水,导致吴真生乘坐车辆视线受阻,撞上前车。

当时车上共有4人,吴真生、驾驶员及两位江罗卡芙家纺有限公司的两名高管,均不同程度受伤。

车祸后,吴真生神志一度清醒,伤势看上去并不严重。因此,第一辆救护车赶到时,吴真生坚持让其他员工先上车,自己等待第二辆救护车。到了医院后,吴真生又先紧着其他员工做手术。

没想到事后,吴真生突感不适,伤重不治,于4月10日去世。据其家属表示,吴真生是内脏破裂所致。

4月10日下午,吴真生遗体被罗卡芙家纺财务总监郑建新护送回老家永嘉。和吴真生共事20年,郑建新说,“他没有领导架子,对我帮助很大”。

危难关头,先救员工,或许正是这种境界成就了吴真生的事业。

1、创业辛苦

吴真生小时候连饭都吃不饱,和很多徒手打拼的温州人一样,靠着努力奋斗从一个贫困少年成为上市公司股东、商会会长。

1965年,吴真生在温州永嘉县出生,家中兄弟姐妹7人,父亲拼命工作仍旧生活困顿。

早年接受《嘉兴日报》采访时,他说童年“没怎么吃过饱饭”。

初中毕业后,为了改善生计,卖过年糕、水果,又和哥哥学机械、推销汽车零件,19岁到宁夏、陕西跑业务。他还在北京卖“康康牌”、“安康牌”热水器,为了卖出去,当场插电演示,销售火爆。因此,赚到第一桶金。

那代人,为了生活,奔跑四方。

吴真生说,“创业辛苦对所有人都一样”。

1990年,25岁的吴真生创办浙江省永嘉县报喜鸟制衣公司,从事服装加工与销售。


(1990年温州)

那一年,温州“十年打假”轰轰烈烈,有2万封温州鞋类投诉信送到了中国消费者协会,随后杭州市焚毁几十万双温州劣质鞋。外界对温州产品指指点点、半信半疑。不少温州本土企业,产品质量过关,却只能贴牌生产,不敢打品牌。


(杭州曾3次火烧温州鞋,此图时间为1987年)


不同于其他企业,为了注册“报喜鸟”商标,吴真生和妻子专程搭20小时火车到北京。后来,吴真生说,“我从来不喜欢帮别人做贴牌,就做自己的品牌”。

企业之初,产品开发、市场营销,进货发货、谈生意、见客户,吴真生一个人搞定。“报喜鸟”销量逐渐上升。

1994年,吴真生在温州人民路盘下一家近千平米的店面,开了第一家“报喜鸟”品牌专卖店。

1996年,市场压力陡然增大。吴真生的“报喜鸟”联合浙江纳士有限公司、浙江奥斯特制衣有限公司等4人抱团取暖,成立报喜鸟集团。吴真生作为第二大股东,担任总经理6年。



报喜鸟集团通过主打中档西服、代理商100%退换货等手法迅速发展。2004年,“报喜鸟”发展稳定,5个股东“急流勇退”,聘请职业经理人,退出经营岗位。2007年,“报喜鸟”上市。

每天躺着都有钱进账的日子里,吴真生本能每天睡到自然醒、享受美好生活,却偏不,搞起了“二次创业”。

2005年,他在嘉兴创办罗卡芙家纺集团,生产高档床上用品。2014年,罗卡芙家纺销售额超过5亿元,与LV一起登上“全球顶级品牌榜”。

只做自己品牌的吴真生终于把品牌做到了极致。


对于重新创业,吴真生表示,四十岁退休太早,还是要找些事情做,希望“一切归零,从新开始”。

《2018年胡润百富榜》上,吴真生与宁德时代吴凯、片仔癀王富济并列排名第1431名。



身家丰厚的他,也在回馈社会。吴真生生前创办嘉兴市温商慈善基金会,助学、助困、助医。他说,“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则需要我们更多的回报社会,这样拥有财富才真正有意义。”

2、浙商情怀

一路走来,吴真生说,“很多人只看到了表面风光,却忽略背后隐藏的心酸”。

从为生计在温州创业,到为事业在嘉兴打拼,吴真生希望“将温州人吃苦耐劳、敢闯敢拼的创业精神,和嘉兴人稳妥缜密、认真谨慎的守业精神,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

他既是温商,又有禾商特质,他的努力、奋斗是整个浙商群体的的缩影。

浙商被公认为是最有活力、最会赚钱的一批人。他们大都出身草根、吃苦耐劳,有一股拼劲儿。最具代表的人物有鲁冠球、冯根生、宗亲后、李书福、南存辉、马云……

第一代浙商大佬、万向掌门人鲁冠球,以4000元起家,创立了产值千亿的“万向帝国”。一直到去世,他都关注新能源汽车的开发进程,几十年如一日,几乎没有休息天。每天5点10分起床,6点50到公司,下午6点45回家,到家后要看新闻联播、处理白天没忙完的文件,继续看书看报,零点睡觉。他说,“我不怕苦,怕不被承认”。


“国企能人”、春宝集团董事长冯根生也有这股劲儿,不怕吃苦,只求理解。

冯根生每天7点半上班,6点半下班,周末没有休息。他说自己没有“夕阳红”,“只想好好休息”。可真等到79岁退休后,他依旧每天早早到公司,背着手慢慢地巡视一遍工厂。

他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是真模范。冯根生去世前,最担忧企业走下坡路,“这个企业是我一手带大的,最热爱这个企业的人是我,尽管这个企业不是我个人的,是国家的。”

(学徒满师时的冯根生)


还有娃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42岁创业,从小生意到百亿身家,成为内地首富,是他艰苦打拼得来的,“一根冰棍4分钱,卖一根只赚几厘钱”。

某次在西湖边录节目,边喝茶边录,他感慨,“在这座城市活了大半辈子,没想到原来坐在这里喝茶这么舒服。”

有人总结浙商有“四千精神”——走千山万水,吃千辛万苦,想千方百计,说千言万语。

历史上的游龙商帮可谓浙商鼻祖,从古发展至今,浙商还靠一样——“义利并重”。吴真生危难关头,先救员工是最好的说明。

如今,浙商早已开启“企二代”接班序幕。吴真生说,“(下一代)因为经济基础好了,很难再有那种努力摆脱贫穷的创业激情。”

缺少了艰苦奋斗的土壤,小伙伴们觉得“企二代”能顺利接手父辈们的企业,继续发扬艰苦奋斗的浙商精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