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微信,扫一扫登录

欧元反弹行情仍存隐患 欧银升息预期或成空头支票

汇通网   2018-11-07 17:41 9892 0

在今年6月利率决议中,欧银制定了在年底退出QE,并初步预估在明年夏天后首次升息。

  在今年6月利率决议中,欧银制定了在年底退出QE,并初步预估在明年夏天后首次升息。尽管其至今未阐明,再投资收益投资计划,也未给出具体的升息时机、幅度,但给予了人们想象空间,让货币政策正常化变成可能。




  人们普遍预期明年年末,欧美利差会缩小,这会降低美元的吸引力,然而有迹象表明这可能只是欧银的空头支票。考虑到,意大利财政预算问题和执政联盟的稳定性,欧元中期仍存在下行风险。


  意大利与欧盟关于预算问题僵持不下


  欧盟执委会经济事务执委莫斯可维西周二(11月6日)表示,如果欧盟和意大利在后者预算违规问题上不能达成协议,执委会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可能采取制裁手段,包括罚款或暂停欧盟资金。


  意大利上个月提交2019年预算草案,计划将明年结构性赤字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增加0.8%,而欧盟规则要求该比例下降0.6%。


  因其联合政府承诺实现低保、减税、驱逐移民的政策目标,刺激扩张财政是必不可少的,该国领导人甚至号召向特朗普治国模式学习。


  欧元区实行统一货币和不同财政政策,但生产效率、结构之间差异使得各国收支出现严重不平衡,而弱势的一方无法通过主动贬值来提振经济。对于意大利百姓来说,他们认为加入欧元区是一种错误,辛勤工作却仍是入不敷出,必须消费德国制造的进口商品。


  欧盟以超额赤字程序惩罚为恐吓,试图使得意大利在高压政策下服软,意大利可能因此面临占GDP0.2%的罚款。


  意大利财长特里亚在周二表示,意大利政府将继续与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就克服分歧的支出计划进行磋商。他仍试图说服欧盟相信,预算案对经济的刺激效果将帮助推动其公共债务与GDP之比从目前的逾130%下降,双方冲突可能在未来升级。


  欧元区各成员国财长要求意大利在11月13日之前,修改其2019年预算,以遵守欧盟规则,但市场预期意大利大概率拒绝妥协。


  “自杀式炸弹”成意大利最后的底牌


  意大利目前相当于是一枚“自杀式炸弹”,其债务总量占据欧盟17%,若其经济崩塌或酿成欧债危机,也就是太大而不能救,太大而救不了。


  金融博客零对冲数据显示,目前德、意两国10年期主权债息差扩大至300个基点,比五年平均值高出1.35%,与欧盟的对立冲突直接提高了当地的融资成本,使得其经济继续承压。


  但是相对应的如果走到极端,意大利债务问题将会使得其他欧元区国家暴露在风险敞口之中。


  法国银行业持有2770亿欧元的意大利政府债券,这相当于法国GDP总量的14%。德国银行业和西班牙银行持有意大利债务分别为790亿欧元和690亿欧元,累计资产负债表上持有的意大利债务超过了4150亿美元。


  意大利实际上是在做一种押注,赌定欧洲委员会当前的表态其实只是一种虚张声势,作为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他可以像希腊一样获得援助。


  除了一种侥幸心理,意大利认为自己的债务状况没有失控,或许这是该国政府认为结构改革能获得成功的原因。


  从目前的状况来看,意大利债务对GDP的占比还没有出现是空的情况,债务状况不好,因为我们并未看到债务规模继续激增。相反,目前虽然很高,但情况非常稳定。


  欧盟批准意大利预算案的截止日期是11月30日,如果获批,则需要意大利国会在12月31日前予以批准。


  惠誉的分析师警告,即使解决财务问题,意大利的政治不确定性因素也该被考虑进去。执政联盟之间分歧太大了,在多数事情上没有共识,2019年可能出现政治动荡。


  欧洲央行恐无法在明年底顺利兑现升息预期


  市场目前消化的预期是,欧洲央行将在2019年底加息一次,将目前为负0.40%的存款利率上调10-15个基点。但2020年的Eonia远期利率表明,市场预计隔夜和远期EONIA之差将进一步收紧30个基点,使存款利率升至零左右。


  五年后的远期(Eonia)曲线显示,存款利率将会非常缓慢地爬升至接近、但仍低于1%的水平(EONIA是欧元区银行间利率,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投资者对欧洲央行利率轨迹的看法)


  荷兰国际集团的高级利率策略师Martin van Vliet表示。市场目前认为两年后欧元区存款利率升至零,这相当悲观。


  这意味着欧洲央行即使升息空间绝对有限,央行可能不得不再次转向量化宽松。欧洲央行在内的主要央行目前已经将利率压低至纪录低位或负值区间,如何赶在经济增长再度放缓之前将利率恢复到正常水平,是一大难题。


  考虑到美国对欧洲的汽车关税政策悬而未决、欧元区薪资增长和整体通胀上升仍存不确定性、行长德拉基可能在明年10月离职,欧银会否改变今年6月定下的货币政策路径,仍有待检验。


  即便开启紧缩周期,参照美联储的操作方式,第一次与第二次升息的间隔时间可能长达一年。


  另外,如果美国税改红利消散,其经济增长衰退可能同样拖累欧洲,欧银可能单独行动一段时间,这是考虑到国家差异,因为其利率水平位置过低,但最终难以大幅缩窄与美国的利差。


  全球最大的债券基金之一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投资组合经理Andrew Bosomworth表示。“到2020年,欧银加息两次是可能的,但欧洲央行的加息窗口期可能就这么长。”


  考虑到这种情况,欧元的中线下行风仍未完全排除。


  (以上内容由启明星量化金融学院资讯部整理编辑,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