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微信,扫一扫登录

为何中国“企二代”不愿意接班了?

网络综合   2019-11-07 10:26 322 9

11月3日晚间,上市公司通达股份公告,控股股东史万福与女儿史梦晓解除了表决权委托协议。原因在于史梦晓认为“专业的金融、类金融公司是其刚毕业之际更好的选择方向”。

明明可以靠家庭,偏偏要靠实力。


11月3日晚间,上市公司通达股份公告,控股股东史万福与女儿史梦晓解除了表决权委托协议。原因在于史梦晓认为“专业的金融、类金融公司是其刚毕业之际更好的选择方向”。


就在10月27日,史万福才刚刚通过表决权委托的方式,将其持有的约1.09亿股对应的表决权及投票权全部委托给史梦晓。


image.png


上市公司董事长女儿不接班 


几天前,史万福与女儿史梦晓签订的《表决权委托协议》约定,史万福自愿将其所持有的公司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及投票权独家、无偿且不可撤销地全部委托给史梦晓行使,史梦晓同意接受该委托。


image.png


史万福为通达股份控股股东、董事长,持有公司10881.634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4.52%。


协议规定,有效期内史梦晓可行使上述股份对应的表决权、提名和提案权、参会权、监督建议权以及除收益权和处分权除外的其他权利。


然而3日晚的一纸公告,却将此前签订的协议废除。公告表示,经史万福和史梦晓双方协商一致,于2019年11月3日签署了解除协议,《表决权委托协议》正式解除。


image.png


公告还称,考虑到本次表决权的委托和解除间隔时间较短,期间史梦晓亦未行使其表决权,同时史梦晓为史万福和马红菊夫妇的女儿,系家庭内部成员,未对公司控制权的稳定造成实质影响,因此上述事项对公司日常经营活动无实质性影响,亦不存在损害公司及其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形。


女儿认为金融是更好的职业方向 


史梦晓为何不愿意接班?公告也披露了原因。


史梦晓出生于1994年,今年25岁,2019年8月毕业于美国常青藤院校霍普金斯大学,研究生学历,研究方向为金融学。



结合其专业教育背景,史梦晓认为专业的金融、类金融公司是其刚毕业之际更好地选择方向。经其家庭内部充分讨论,其父史万福、其母马红菊决定尊重女儿的意见,解除对史梦晓的表决权委托。


通达股份作为一家实业公司,主营业务为电线、电缆的生产、销售。公司是2007年12月由河南通达电缆有限公司整体改制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3月在深交所上市。


财务数据显示,通达股份自上市以来营收稳步上升,净利润较为稳定。2015年、2016年营收及盈利都有较大增幅;但2017年、2018年受原材料价格波动、计提减值等因素影响,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


image.png


2018年,公司归母净亏损1155.58万元,这是公司上市后首次出现年度亏损。不过今年以来,通达股份业绩大幅回暖,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7905.99万元,同比大增183.38%。


目前通达股份股价报5.57元/股。


image.png


为何中国的“家族企业二代”不愿意接班?



关于“家族企业二代”的接班问题,近几年总是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



有的家族企业二代年纪轻轻就被委以重任。比如碧桂园的杨惠妍。2005年,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将公司70%股份转让给才刚踏出校门的二女儿杨惠妍。



也有的家族企业二代选择脱离家族企业,自己独自发展。



据经济观察网此前报道,在中国,80%以上的民营企业都以家族企业形式存在。代际传承作为家族企业基业长青的关键要素,却在中国的家族企业中实现得并不顺畅。现实情况是,近年来,中国的家族企业已经进入代际传承的关键时期。



未来十年,近300万家族企业将面临代际传承问题。但胡润百富榜调查发现,近50%甚至更高比例的家族企业二代并不愿意继承父业;


中国社科院的调查数据显示,82%的家族企业二代“不愿意、非主动接班”。为何中国的“家族企业二代”不愿意接班?



据经济观察网报道,在童年时期经历过家族企业初建期的企业二代,对于企业会存在一种复杂的“排斥”情感,这种情感会对家族企业二代的信念与偏好产生影响,从而导致二代对于父辈所创立的事业缺乏认同感。



并且,与家族企业一代相比,大部分二代在海外接受过高等教育,与父辈的教育环境存在巨大差异,他们往往具有更加专业化的管理理念和行业知识。在这种情况下,由留学经历所导致的两代人价值观差异也会促使二代,更倾向于脱离父辈的产业范畴。



此外,大部分海外留学过的二代具有金融、商科专业背景,金融、房地产这些行业更受他们的青睐。



“二代”为何青睐做金融? 


不接班的史梦晓,选择了与所学对口的金融行业作为职业起始方向。实际上,不愿接班转而做金融的二代并不少见。


李秀娟在撰文中表示,在其对二代的接触和采访中,发现许多二代对金融和投资的兴趣远远大于继承父辈产业。在采访的60多个案例里,至少有四分之三的二代或多或少都涉足金融投资领域。“有在金融机构全职上班的,有和朋友合伙开金融公司的,也有帮助家族企业管理金融投资项目的。”


当然,成功失败者皆有。


成功者如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独子何剑锋,不接手家族企业管理权,自己在外创立投资公司,最后以股东身份进入美的集团董事会,成为非执行董事。


失败者如昔日山西省第二大钢铁企业海鑫钢铁创始人李海仓之子李兆会,将海鑫钢铁作为涉足金融投资的“取款机”,在二级市场上频频出手,让企业陷入困境,最终在2014年底进入破产程序。


那么为什么金融行业如此受二代青睐呢?李秀娟认为主要有以下四点原因:


其一,不愿再像父辈那么赚辛苦钱。现存家族企业大多集中在低端制造业,在企业转型升级当口,面对利润薄弱的实体经济和下滑的产业发展,二代不愿意接手越发艰难的实业。


其二,已经有“第一桶金”,父辈的财富积累为二代带来投资的“第一桶金”,家族人脉关系也为其提供了优质资源。若有效利用,“钱生钱”既可以使部分财富得到有效利用,也可以满足资产保值增值的需求。


其三,专业上学以致用,投资人的生活方式。大多数二代海外留学,进修了金融、经济、财务等专业,自身学历和资源积累促使他们倾向于从事金融行业,既想学以致用证明自身能力,又希望维持生长于财富中的舒适生活方式。


其四,时代发展使然,顺势而为。实体产业面临转型升级压力,任何行业的利润率都很难超越金融投资的高回报率。金融投入低、回报快、收益高,二代们希望顺势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