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股权争夺战:高聆厚朴争抢格力大股东 国企混改拉开序幕

网络综合   2019-09-03 12:03 977 18

一旦真的通过,A股市场半壁江山的国资,将会有新的故事,这个前景太大了!

  格力股权争夺战:高聆厚朴争抢格力大股东,国企混改拉开序幕。格力电器昨晚发布公告,透露混改进展:本次公开征集期内,共有两家意向受让方向格力集团提交了受让申请材料,并足额缴纳相应的缔约保证金,分别为珠海明骏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格物厚德股权投资(珠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GENESIS FINANCIAL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组成的联合体。此前,4月8日晚公告称,格力集团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持有的格力电器总股本15%的股票。


格力股权争夺

  

  格力股权争夺战:高聆厚朴争抢格力大股东

  

  格力大股东公开转让15%股份,约为9亿股,按照目前格力电器的57.47元股价算,之前说的400亿现在市值已经超过500亿。要知道,格力集团持股只有18.2%,这意味着一旦转让成功,大股东就打酱油了,格力也不再是地方国资公司,格力也不再是格力,格力终究是逃不过资本的掌控,沦陷了为资本的打工仔。

  

  如今两个财大气粗的多金男现身了,一个是珠海明骏投资,一个是格物厚德股权投资,听起来好像很陌生?其实这两家公司股权穿透之后,都是大人物,珠海明骏投资的操盘者是高瓴资本,背后男人是张磊,格物厚德是厚朴投资在珠海设立的子公司,最为神秘,连官网都没有,由高盛方风雷创立,高盛和新加坡淡马锡控股背后提供支持。

  

  天眼查资料显示,珠海明骏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于2017年5月,公司两大股东分别为深圳高瓴瀚盈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和珠海贤盈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而珠海贤盈的两大股东,分别为珠海高瓴天成二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和珠海高瓴天成二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格物厚德股权投资(珠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于2019年5月,疑似实际控制人为厚朴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厚朴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和格物厚德投资控股(珠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有格物厚德股权投资(珠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66.67%和33.33%的股份。

  

  格物厚德股权投资(珠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于2019年5月,疑似实际控制人为厚朴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厚朴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和格物厚德投资控股(珠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有格物厚德股权投资(珠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66.67%和33.33%的股份。

  

  不出意料的话,股权受让方将在上述两家公司之间产生,但也仍然存在不确定性。

  

  公告称,格力集团将尽快组织评审委员会对两家意向受让方进行综合评审,按照《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监督管理办法》等有关规定,在综合考虑各种因素的基础上择优选择受让方,并与最终确定的受让方签署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转让协议》。该协议内容是双方权利义务的最终约定,以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及其他有权政府部门审批通过为生效条件。

  

  经综合评审,如最终没有产生意向受让方,则格力集团可重新公开征集受让方,或者终止本次转让股份事项。


格力股权争夺

  

  格力股权争夺战之条件

  

  此前,格力电器股权转让曾开出“A股最高规格相亲条件”:

  

  受让方除必须具备至少近400亿元的资金实力外,珠海市国资委和格力集团还要求受让方有能力为上市公司引入有效的技术、市场及产业协同等战略资源,甚至拥有推进珠海市产业升级或产业整合的资源,具备为珠海市导入有效战略资源的能力。

  

  今年5月份,格力电器大股东曾举办了一场格力电器股权转让项目意向投资者见面会,当时这场见面会云集了包括百度、厚朴投资、高瓴资本、博裕资本等25家国内外知名企业、机构的40位代表。

  

  高瓴资本和厚朴投资,都可说是实力雄厚、大有来头。

  

  高瓴资本:公开资料显示,高瓴资本是一家专注于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的公司,由张磊于2005年创立,投资覆盖医疗健康、消费与零售、TMT、先进制造、金融及企业服务等领域,并且横跨股权投资的全部阶段。帮助30多家公司成功上市,投资的上市公司遍布全球五大交易所。

  

  代表投资企业包括:腾讯、京东、携程、美团、滴滴出行、去哪儿、爱奇艺、摩拜单车、智联招聘、蔚来汽车、依图、Airbnb、Uber、美的、中通快递、百丽国际、普洛斯(GLP)、蓝月亮、孩子王、江小白、良品铺子、公牛、百济神州、药明康德、甘李药业等。

  

  厚朴投资:资料显示,厚朴投资成立于2007年,是由高盛中国合伙人方风雷创立的一家私募股权机构,初始基金管理规模为25亿美元,高盛和淡马锡曾为其提供支持。目前,厚朴投资重点投资消费、地产+物流、科技、医疗、金融服务等五大领域。截至2019年3月,厚朴投资资产管理规模约140亿美元。

  

  尽管厚朴投资过往操盘的案例数量并不算多,但个个都是大手笔。2009年7月,厚朴投资联合中粮集团以61亿港元的资金入股蒙牛,开创了“国有资本+民营资本+PE”的新型投资模式。2017年7月,厚朴投资还参与了一起彼时亚洲最大的私募股权收购案,厚朴投资携手万科以及中国财团以160亿新元(约79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成功收购亚洲最大的现代物流基础设施提供商普洛斯。

  

  格力电器在上周发布的半年报中指出,“本次混改特别注重维护格力电器的利益和持续健康发展,对受让方改善公司激励和治理机制,为公司引入技术、市场及产业协同等战略资源的能力提出明确要求。根据股转方案可以预期,随着本次混改落地,格力电器有望朝着更加市场化的方向发展,公司治理结构将更趋合理,科技型、创新型、多元化、全球化布局战略有望得到坚实推进。”


格力股权争夺

  

  格力股权争夺战:国企混改探索

  

  起步于2013年的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经历了两次实践迭代。

  

  混改1.0时代,混改仅在央企子公司层面操作,且保有国有股权的绝对控股地位。

  

  混改2.0时代,混改对象提升到上市公司层面,国有股权降到50%以下,国有股东董事会席位也降至半数之下。

  

  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新起点上,我国国企改革要真正走向深水区,必须从“物理反应”走向“化学反应”,从表面走向本质,就须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内涵,发挥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优势,将两个优势组合起来形成新的优势,真正做到各取所长、共同发展。

  

  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突破口,必须扩大与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是“谁占谁的便宜”,而是国企与民营企业相互融合,实现共同发展。对于社会资本如何参与国企混改,可以四句话概括:打开“进”的大门,提高“改”的质量,保障“在”的权益,畅通“退”的通道。

  

  格力电器属于完全竞争型商业类企业。近年来,其所处的家电行业竞争愈发激烈且趋于残酷。对于格力电器而言,更科学的治理结构、更短的决策链条、更市场化的激励机制、更高的执行效率和更灵活的竞争机制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必备条件。珠海国资委选择更为长远和开放性策略,引入优秀战略投资者,必将进一步激发格力在残酷市场竞争环境中的活力。

  

  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与全球竞争格局的形成,“走出去”成为众多中国企业的必然选择。目前,中国企业的全球化之路已迈过了“以产品出口为导向”的第一阶段和“以价值链优化为导向”的第二阶段,开始进入“以全球化经营为导向”的第三阶段,这一阶段的企业将通过业务、资源和产业链的全球调配,以无国界经营及一体化运营为特征,实现长期价值的挖掘和共享。

  

  然而在中国国有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其“国家队”的身份容易引发一些东道国的担忧,部分东道国甚至直接把国有企业和中国政府划等号,把企业行为看成是政府意图,把企业战略当成政府战略。

  

  作为全球家用空调的领先企业,格力电器虽早已“走出去”,但还未完成在全球范围内统筹调配资源的布局。此次混改必将对格力电器的进一步国际化产生深远影响,推动格力电器成为一家科技型、创新型、多元化、全球化布局的国际企业。

  

  格力股权争夺战:国企混改拉开序幕

  

  2016年姚老板就想举牌格力,争夺控制权;但董明珠公开咆哮,把野蛮人赶走了。现在股市火起来,格力这种低市盈率,高现金流的明星企业,全中国都垂涎三尺,估计各路资金都会抢。

  

  作为家电双雄之一,国资大方拿出15%股权,如果顺利实现退出,将意味着多年来束缚和掣肘格力市场化运营的体制制约,将实现彻底的松绑;这将大大激活格力战斗力,竞争力和效率!

  

  此前,格力接盘者有各种传闻,比如阿里接盘,还有管理层控股等等,格力15%股权值400多亿,董明珠等管理层想接盘,只能高杠杆接盘,有了姚老板前车之鉴,官方不会轻易松口。

  

  倒是阿里联合苏宁、平安等拿下一部分股份,搞国企的混改,就像当初BAT入股联通一样,这个逻辑比较靠谱。以马云的号召,一旦阿里入股格力,对A股优质白马会带来新估值。

  

  而且,把最优质的国企格力电器,拿出来作为混改标杆,足以见高层推动混改的决心。笔者认为,这轮改革力度比想象要大很多,现在就看国资部门的态度,一旦真的通过,A股市场半壁江山的国资,将会有新的故事,这个前景太大了!


格力股权争夺

  

  格力股权争夺战:高聆厚朴争抢格力大股东,国企混改拉开序幕。作为中国最早的经济特区之一,珠海市果断推进此次格力电器混改方案,彰显了珠海市委、市政府坚定不移深化改革的决心和推动珠海“二次创业”的自信。格力电器积极响应珠海市国资委“退回去,引进来”的举措,顺应国家战略,以市场化为中心,大力推进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进一步完善治理结构和提高市场化程度,为混改迈入3.0时代做出了有益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