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微信,扫一扫登录

能化类期货再次集体杀跌

期货日报   2018-11-23 17:27 9605 0

国内商品期货日盘收盘大面积杀跌,能源化工类期货再次集体飘绿,其中,沥青期货大跌近5%,SC原油重挫逾3%,另外,燃油、甲醇等期货主力合约均跌超2%。

  国内商品期货日盘收盘大面积杀跌,能源化工类期货再次集体飘绿,其中,沥青期货大跌近5%,SC原油重挫逾3%,另外,燃油、甲醇等期货主力合约均跌超2%。







  从现阶段的国际局势来看,由于美国希望维持现阶段油价,沙特可能很难达成“欧佩克+”减产140万桶/日的目标。未来三个月WTI油价将维持在50—60美元/桶之间,布伦特油价将维持在58—70美元/桶之间。


  今年10月份国际油价开始回调,至今已经下跌近25%,尤其是近两周已经两次出现单日跌幅超过6%的行情。可见现阶段的国际原油市场的供需关系已有了较大变化,市场正在寻找新的平衡。


  原油需求真的还强劲吗?


  进入10月以来,市场对于需求是否依然强劲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以国际能源署为代表的一方认为,虽然油价处于高位会抑制市场需求,但是现在需求依旧强劲,未来需要供应更多的原油。为此各产油国应该加大对基础设施的建设,投入更多资金进行勘探、开采以及管道建设。而另一方欧佩克则有着截然不同的想法,他们认为现在的油价已经对需求造成抑制,在其10月月报中做出了2019年全球原油需求较2018年下降90万桶/日的预期,并在11月月报中将2019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预期由136万桶/日下调至129万桶/日。


  虽然双方的观点不同,但是都必须承认油价此前的上涨确实已经对全球的原油造成了一定影响。我们不妨看两个例子:


  美国是世界最大的原油使用国,同时是现在世界第一大产油国,其原油产量已由5月份的1070万桶/日增长至1170万桶/日,尤其是10月底以来原油产量增长了50万桶/日。但是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自9月21日当周以来,美国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累计增长4792万桶,远高于产量的增长。


  而作为第一大原油进口国的我国,在时隔五年汽油价格再次突破8元/升之后,汽车市场给出了这样一份数据:10月份汽车销量同比下降11.7%,10月份乘用车销量同比下降13%,10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加51%,2018年汽车销量可能下降。汽车销量的缩减以及新能源汽车销量的上升虽然是多种原因造成的,但是可以直观地体现出未来我国对于原油需求的趋势:减少原油的使用转而投向其他的替代品。


  虽然从以上两个例子就断定国际市场对于原油的需求已经大幅下降过于片面,但是由于高油价导致的需求减弱确实日益突显。


  产油国的矛盾——维持还是减产?


  从美国宣布重启对伊朗的原油制裁,造成市场对于原油供应短缺的恐慌,到如今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呼吁“欧佩克+”减产140万桶/日,整个市场的供应仿佛经历了一场过山车。而如今美国、沙特和俄罗斯这世界三大产油国面对是否要减产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


  就美国而言,从“页岩油革命”以来,美国的原油产量一直在不断提升。从今年5月份一直到10月初,真正限制美国原油产能的是原油的运输问题,作为页岩油主要产区的Permian地区从二季度开始管道运输就已经陷入了瓶颈。但是随着原计划在2019年一季度完工的sunrise石油管道在10月提前投产提供了约50万桶/日的运力,美国页岩油再次扩大生产规模,也从而导致了这一轮原油的下跌。从宣布制裁伊朗至今,美国原油净进口减少了近200万桶/日左右的规模,从平衡美国贸易逆差的角度而言有着显著的效果。所以对于美国而言维持现有产量是非常必要的。


  对于沙特而言,维持现有产量则是沉重的负担。随着美国宣布制裁伊朗,沙特便开始了这一轮增产,由1030万桶/日提升至1068万桶/日。同时出口量由5月的708万桶/日提高至10月的743万桶/日,这个增加量甚至超过了沙特增产的部分。但是进入10月份,美国放出对八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豁免的消息,油价应声下跌。超额低价出口原油以及增产带来的费用都是沙特不希望油价处于现阶段价位的原因,所以对于沙特来说,只有“欧佩克+”集体减产重新稳定油价,才可以减轻增产带来的投入同时减小油价过低造成的损失。


  就俄罗斯而言,虽然其原油产量由5月的1100万桶增长至10月的1141万桶,但是从出口角度来看没有大幅的提升。所以对于俄罗斯而言,无论下一步是集体减产以恢复价格,还是维持现有产量保持市场份额,对于俄罗斯而言并不会有大幅度的影响。


  可见现阶段减产还是维持的冲突集中在了美国和沙特。


  市场走向仍存变数


  原油市场的供应端当中还有两个需要关注的“不稳定因素”:伊朗和委内瑞拉。可以说今年原油价格走势变化,跟美国对这两国的制裁有着直接的关系。


  委内瑞拉经济环境以及美国的封锁压力,导致其原有行业人员流失严重。虽然委内瑞拉政府希望明年能够大幅提高原有产能,但是其是否有能力维持现有的127万桶/日产能尚不确定。一旦“欧佩克+”决定减产的话,其产量可能还会被进一步压缩,后果很可能导致委内瑞拉石油行业的崩溃。


  美国在5月份宣布重新制裁伊朗,要将伊朗原油出口下降至零。伊朗原油产量虽然也受到了影响,但是程度远远低于市场预期,其出口量由4月的250万桶/日减少至10月的的157万桶/日,仅减少了不到100万桶/日的市场份额。由于美国最终做出对八国与地区为期六个月的豁免,以及英国和欧盟地区拒绝了美国制裁伊朗的要求,现阶段伊朗的原油出口基本可以得到保证。尤其是印度部分企业在暂停进口伊朗原油两个月后,重新恢复进口,伊朗原油出口在未来六个月甚至有可能有小幅回升。


  以现阶段的情况来看,由于前一阶段高油价造成的需求萎缩已经出现,而供过于求的现状将维持甚至加剧。是否减产这一关键性问题将在12月6日欧佩克会议上得到答案。


  从现阶段的国际局势来看,由于美国希望维持现阶段油价,沙特可能很难达成“欧佩克+”减产140万桶/日的目标。所以我们认为未来三个月WTI油价将维持在50—60美元/桶之间,布伦特油价将维持在58—70美元/桶之间。


  (以上内容由启明星量化金融学院资讯部整理编辑,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