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微信,扫一扫登录

30万卖单就被警告 A股交易监管的变与辩

界面   2018-11-13 09:37 12628 0

监管这只“无形之手”到底该如何参与A股市场的日常交易?

  “今天收盘后,虽然还有特停,也还有朋友收到了警示函,但是感觉牛市的希望终于来了。监管层有明白人,知道股市问题之所在,知道了对症下药的关键。今天的一个政策,比以前的十个政策还振奋人心。”10月30日晚上,国内著名的职业股民W先生跟一堆职业玩家们聊天时颇为感慨。


  他所指的这个政策,就是当天上午10时38分证监会在盘中发布的一份官方声明。其中,作为回应市场关切的三大举措之一,优化交易监管是证监会官方首次公开表态。证监会承诺将减少交易阻力,增强市场流动性;减少对交易环节的不必要干预,让市场对监管有明确预期,让投资者有公平交易的机会。


  “一抓就死,一放就乱。”同样是职业股民的C先生也很感慨,“但这种现象恰恰就是长期的交易监管错位所导致的恶果,既然监管层一直在推进市场主体归位尽责,那就让恺撒的归恺撒,上帝的归上帝。”


  持续升级的交易监管


  在10月30日紧急出台的优化交易监管承诺前夕,W先生和他身边的几个朋友刚刚收到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并接受了长达半年以上的非正式调查。根据证监会的调查指控,他们在过往的十几笔短线交易过程中涉嫌存在操纵股价行为,其中认定依据主要涉及交易区间占比过大、反向交易和大额撤单。


  实际上,在接受上述调查指控前,他们也曾收到过券商营业部转发的沪、深交易所交易监管口头警告、书面警示函甚至是暂停账户交易等窗口指导,更早之前还曾经接受过证监会的非正式调查,但最终不了了之。


  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沪、深交易所11月2日的例行通报披露,当周分别对70余起和83起证券异常交易行为采取了自律监管措施,主要涉及盘中拉抬打压、虚假申报、反向交易和对倒等异常交易情形。


  根据深交所每周例行披露的交易监管通报,界面新闻记者统计发现2018年以来的41周内累计发生了7348起证券异常交易行为采取了自律监管措施。也就是说,在过去203个交易日,深交所平均每天至少对超过36起证券交易行为采取了监管措施。


  其中,在10月8日至19日A股市场陷入极度恐慌的暴跌行情时,深交所依然先后对255起、439起交易行为采取了监管措施,最黑暗时期甚至日均接近90起交易行为被采取了监管措施,这较之于日常监管力度明显大幅增加。


  接近证监会稽查系统的人士也指出,2015年股市大波动以后,监管机构全面、从严监管,对交易行为监管力度明显加大,尤其是赋予交易所一线监管职能,显著加大了对题材概念炒作的监管力度。


  “盘中临时电话警告、书面警示函、限制账户交易和以操纵市场嫌疑而进行立案调查,甚至股票连续涨停就被特停……各种驱赶流动性的动作一直持续了两年多,但这些交易监管行为本身都值得商榷。”一位在职业短线圈子颇有声望的牛散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上次有笔卖单,才30多万元,就接到电话警告,说是区间占比太大,涉嫌打压股价。才30万啊……哭笑不得。”上述牛散无奈地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这样搞得没法做,完全没法做了,身边的大资金都陆续撤离了,根本就不敢入场。本来就没有什么赚钱效应,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再查你一下吃个罚单就得不偿失了。”


  公开信息显示,仅上交所而言,从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4月,对异常交易行为实施书面警示多达2001余次,对违规情节严重的账户暂停交易账户近百个。其中,在2017年4月雄安概念股炒作中,上交所又重点监管涨停板频繁大量申报买入、卖出持股后再次以涨停价大量申报买人等严重助推炒作的异常交易行为,从严掌握和执行异常交易认定和处置标准,及时采取警示和干预措施,对301余个账户进行书面警示,并对31个投资者采取了盘中暂停交易措施。


  实际上,除了对交易行为实时监控过程中及时采取窗口指导等措施外,沪、深交易所还通过风险揭示、特别停牌等方式打乱投机炒作节奏。


  界面新闻记者粗略统计,自2018年初以来,深交所在过去10个多月内累计实施停牌核查40多家/次,上交所同期也有20多家/次停牌核查。


  饱受争议的监管机构


  值得一提的是,被职业短线客们广为诟病的日常交易监管,在《证券法》中操纵市场的认定依据也只是比较概括性的四点规定。而沪、深交易所依据交易规则所认定的交易异常行为,主要涉及盘中拉抬打压、虚假申报、反向交易和对倒等情形。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律师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根据近年来操纵市场类行政处罚案件的情况来看,证监会2007年制定的内部文件《证券市场操纵行为认定指引(试行)》在具体实践中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甚至长期作为立案和处罚的执行标准。


  根据上述指引,对于拉抬打压,是指以高于市价的价格发出买入申报致使证券交易价格上涨,或者以低于市价的价格发出卖出申报致使证券交易价格下跌,或者通过发出买入或者卖出申报致使证券交易价格形成虚拟的价格水平;


  对于虚假申报,是指在同一交易日内,在同一证券的有效竞价范围内,按照同一买卖方向,连续、交替进行3次以上的申报和撤销申报。不以成交为目的、做出频繁申报和撤销申报的行为和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是三大构成要件;


  而反向交易和对倒,则属于洗售操纵,即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


  不过,上述律师还指出,在监管实践中,不少操纵市场的行为得到了及时有效的惩处,但是日常交易监管过程中难免对正常合理的交易行为造成误判而对市场公平交易环境带来一定程度的干扰和影响,甚至还有一些被立案调查的案件在后续的听证、申辩与抗辩程序中才得以纠错与纠偏。


  该律师还进一步指出,由于相关法律法规对具体细节没有作出、也难以作出全面细致的量化指标,证监会稽查执法部门存在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加之稽查执法人员普遍不具备市场交易经验和积累,对具体交易行为的实践与认知存在一定的偏差,这也是当前争议比较大的原因之一。


  “前两年有个案子,立案调查下来,初步认定涉嫌操纵了10多只股票,行政处罚预先告知书认定罚没金额高达数亿元。但经过听证、申辩等程序重新厘清事实,却发现部分处罚认定和计算存在低级错误,最终的行政处罚决定累计罚没仅为几千万元。”一位熟悉情况的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


  “自从A股市场有了涨跌停制度以来,就一直都存在‘打板’模式。我们做这种模式十几年都没什么问题,这种模式也已经成为整个市场极为普遍的主流模式,现在却突然说你涉嫌操纵股价?这是难以理解和接受的。”W先生对于自己“打板”被立案调查表示很费解,“反过来看,那么多断崖式崩盘的股票背后都有人坐庄,这稍微有些市场经验就不难看出来,但却很少有被立案调查的。”


  值得玩味的是,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曾有一位20多岁、刚毕业没几年的年轻律师,通过参与办理了一起当时知名度和影响力比较大的操纵案听证和申辩,近年来迅速成为不少操纵市场类案件调查对象所追捧的代理律师,并成为某著名大所合伙人,业务收入超过千万元级别。实际上,当时那起案件因存在较为低级的计算错误而得以“掰”回来,案件本身并不复杂。


  不少市场人士认为,市场投机行为是资本市场发展过程中特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国外成熟市场也经历过过分投机的阶段。投机行为是与价值投资长期共存的交易行为,为市场提供了流动性和活跃度,也是全球资本市场的一种普遍现象。


  “如果交易所对尚未触及操纵市场等违法违规红线的正常交易行为纳入监管范围,进行日常干预和限制,那么如何保障这类投资者本应享有的交易自由与公平?”一位要求匿名的职业投资者表示,“由于没有明确的执行标准,过分随意性的窗口指导往往会打乱市场预期,最显而易见的就是谁会被特停,什么时候特停,特停到什么时候,为什么上涨特停下跌不特停……这都存在很大的随意性。”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股价异常波动的情形所采取的临时停牌核查的监管措施,与股价遏制市场投机炒作的初衷似乎越来越背道而驰,甚至被不少人总结出“特停出妖股”的结论。但这种监管方式是否合理、合法也遭到不少质疑的声音。


  “对交易行为的窗口指导本意是好的,但具体执行起来很难把握尺度。在不同市场环境、情绪氛围等因素下,监管机构的所作所为或者有所不为都无疑为过度投机行为甚至操纵市场行为背书。”上述职业投资者进一步指出,“在市场从极度悲观转向的过程中,窗口指导往往是滞后的,往往导致‘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现象。但在市场大面积转向过度投机后,突如其来的窗口指导,则往往导致市场重新陷入恶性循环的被动局面,不断恶化市场预期。”


  监管干预与市场化之辩


  11月8日,恒立实业(000622)牢牢封死涨停收盘。这是该股票连续第11个交易日涨停,累计涨幅高达185%。尽管在连续7个涨停之后一度遭遇特停核查监管,但得益于复牌前夕证监会优化交易监管的承诺,恒立实业继续连着4个交易日强势涨停,并掀起了一轮极为狂热的题材概念股疯狂炒作热潮,3连板、4连板甚至5连板等连续涨停大面积爆发。


  然而,11月8日晚间的上市公司股价异常波动公告与深交所的问询函,让整个市场彻底打消了窗口指导的顾虑,也完全印证了证监会优化交易监管如期兑现承诺。但显而易见的是,当前市场环境下已经陷入“一抓就死、一放就乱”的怪圈。


  那么,监管这只“无形之手”到底该如何参与A股市场的日常交易呢?


  “监管是必不可少的,该管的坚决管到底,不该管的也坚决别碰。”W先生指出,“首先,监管逻辑必须清晰、监管标准必须明确统一、监管执行力度还得始终一致。其次,只要触碰违法违规红线,坚决从严、从重查处。最后,不要干预正在进行中的交易行为,以免对合理合法的交易产生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上交所11月2日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在交易一线监管过程中,上交所及时优化了交易监管方式,一是不再采用口头提醒等“窗口指导”方式,严格慎用暂停账户交易等监管措施;二是对过度投机炒作等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主要以向会员发送风险提示函的形式,要求会员向投资者提示二级市场交易风险;三是对明显涉嫌市场操纵等违法违规行为,事中及时采取自律监管措施,并及时向证监会上报案件线索;四是加强市场监测分析,密切关注市场情绪,建立并完善了适应市场形势变化的动态监管机制。


  对于优化交易一线监管制度,上交所还强调,坚持基于监管规则、以市场自我调节为主、监管引导为辅的原则,审慎评估并适度调整交易监管相关措施,避免影响干预正常交易行为;充分尊重投资者的自主交易权,把握好交易监管的力度和节奏,增强交易监管工作的可预期性和适应性。


  一位接近监管机构的人士也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市场交易本身是一个充分博弈的行为,监管的目的是要保障其交易公平、交易自由,只能说是在市场化与监管干预之间寻求某种平衡。”


  对此,来自上交所的监管人员曾经得出的一个结论是,在监管市场过程中,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就像一个钟摆,总是在政府多一点和市场多一点之间摆动。从实践看,市场处于成熟阶段,市场化的机制和力量,可以强调并依赖得多一些;反之,外部监管和干预应当更受重视。此外,市场处于大规模改革创新发展时期,对市场化需求更强烈一些,可以主要依靠市场自治;市场需要化解风险、保持平稳时期,市场监管应当发挥主导作用。即便在成熟市场,也概莫例外。


  (根据受访者要求,受访者全部为化名或匿名)


  (以上内容由启明星量化金融学院资讯部整理编辑,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