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微信,扫一扫登录

豫金刚石又爆雷,董事不确定季报真假

网络综合   2020-10-29 11:17 643 6

10月28日晚间,豫金刚石披露三季报,公司第三季度亏损1.24亿元,前三季度累计亏损已达4.81亿元。

1603961916645029930.jpeg


“妖股”豫金刚石又出新问题!


10月28日晚间,豫金刚石披露三季报,公司第三季度亏损1.24亿元,前三季度累计亏损已达4.81亿元。


董事会会议文件显示,在披露三季报前夕,10月27日公司曾召集9名董事召开董事会,其中董事王大平、刘淼对三季报投出了反对票。对于反对理由,双方表示均是对非经常性资金占用无法表示意见。


1603961558864092655.png

来源:公告


两名董事此次在说明中称,公司所声称报告期不存在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非经营性资金这一陈述存在歧义。在10月27日对深交所回复中未能解释。


业内人士认为,董事直接“打脸”公司的情况十分少见,多数情况下则是独立董事质疑。然而针对两名董事提出的资金占用情况,豫金刚石的三名独立董事却未就此事发表说明。


王大平与刘淼分别与2019年5月和2019年1月担任公司董事。履历显示,王大平历任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资产管理部高级经理,河南省中小企业投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现任河南省中小企业投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河南赛领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河南农开供应链有限公司董事、深圳农投发展有限公司董事。


刘淼自2013年以来,历任郑州市联创融久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董事兼总经理、董事长,现任河南农投金控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河南农投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和郑州市联创融久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等。


在董事刘淼出具的说明中,颇显“委屈无奈”,她表示,10月23日自己向公司提交《关于及时答复问询事项的函》,也未获得回复。


1603961652335021883.jpg

来源:公告


豫金刚石落到这步田地,并不突然。据公司9月4日的公告,豫金刚石可谓困境重重。


公司主营人造金刚石,2019 年度,亏损5.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5493.97%;2020 年半年度,亏损 3.6亿元,同比下降853.67%。


业绩每况愈下,外部金融机构也为之胆寒。豫金刚石称,2018 年以来公司部分合作银行、非银金融机构存在断贷、抽贷或要求公司提前还款,融资渠道受阻,公司资金状况紧张并出现部分债务逾期的情形。


司法风险同样爆发:公司共涉及55项诉讼/仲裁案件,公司多个银行账户的资金及持有的子公司和参股公司股权被冻结。公司控股股东和实控人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几乎全部被司法轮候冻结,占比已达 99.41%。


尽管公司诉讼缠身、乱象重重,但令人惊讶的是,8月21日股价启动至今,期间最大涨幅甚至超过了270%,被称为继天山生物后的另一只妖股。由于公司股价9月7日、9月8日连续2个交易日股票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30%,达到异常波动标准,豫金刚石自9月9日开市起停牌核查。


这并未影响二级市场投机资金的热情。9月22日,豫金刚石复牌后,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巨量上涨,经过四个交易日下跌后,其股价在接下来的10个交易日里创出今年来新高(8.67元/股)。


如此诡异,监管层实在看不下去。今年4月,豫金刚石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已对公司立案调查。截至10月29日,还没有公布调查结果。


深交所也怒了。10月27日,深交所向豫金刚石下发关注函:“我部郑重提醒你公司:上市公司必须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和本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认真和及时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在规定期限内如实回复本所问询。”


深交所措辞严厉。不过,豫金刚石会不会搭理还不好说。今年以来,豫金刚石已经收到了10份监管函件,经常没回复。深交所10月27日的关注函就说,其9月1日和9月14日发出的函件都未得到回复。


到10月27日,深交所下达最后通牒:如在11月27日前公司仍未回复问询或相关情形仍未消除的,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及相关停复牌处理。


可是,直至10月29日,豫金刚石仍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