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微信,扫一扫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百家讲谈 >韭老师讲知识> 1750万亿的债务与2000万亿的财富
1750万亿的债务与2000万亿的财富

lxm    2019-10-19 09:26:50 1141 20

最近,国际金融协会(IIF,全球最有影响力的金融协会)出版了一份关于全球债务的报告,截止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债务总规模已经达到惊人的246万亿美元。


乖乖啊!


2018年底,全球GDP总量是86万亿美元;算下来,这相当于全球GDP的接近300%。


如果按当前的人民币汇率折算,是1750万亿元!


这可真是个恐怖的数字。


2018年底,全球总共有76亿人口,这意味着,包括牙牙学语的婴儿、满头银发的老人乃至监狱里的犯人在内的所有男女老幼,平均每个人要负担23万元人民币的债务。


最要命的是,2002年的时候全球债务仅有85万亿美元左右,短短的17年时间,已经飙升到了246万亿美元,用流行的话来说,我们用了17年时间,走完了过去全人类走了5000年的债务积累之路——的两倍!


其中,中美两国的债务总量合计,占了全球的40%以上。



图中黄色表示新兴国家-中国、绿色表示中国、紫色表示美国、蓝色表示发达国家-美国。


有人可能会说了,这关我屁事?


你别说,这还真的与我们自己的财富相关。


当代信用货币体系之下,债务的总量基本上与财富的总量相当,如果说现在有246万亿美元的债务,那么全球的财富也一定与这个数字相差不远——因为,除了不依赖于债务的黄金和各种实物商品之外,当代全球的大类资产(包括房产、股市和债券)完全依赖于债务和信用而构建,而且也以最新的信用货币来计价。


简单来说,全球债务有多少,全球的财富总量也会在这个水平上。


具体论证财富与债务关系的文章,参见如下两篇文章:


货币的莫比乌斯之环


MMT,一个足以毁灭当代金融市场的理论!


我还真找到了全球财富总量的数据——根据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历年来对全球财富统计的数据,2018年底全球财富总量为280万亿美元,相当于人民币2000万亿元。


是不是与246万亿美元很接近呢?


更让人扎心的,是这280万亿美元财富的分配:


最顶层0.7%的成年人,拿走了128.7万亿美元的财富;


还有7.9%的成年人,拿走了另外的111.4万亿美元的财富;


另外91.4%的人,共享剩下的40万亿美元的财富,其中,底层70%的人口,仅占有7.6万亿美元的财富。



我可以肯定的说,在信用货币体系全面应用之前(1971年之前),人类财富的差距,是不可能到达如今这个地步的,即使那个时候有人想这么做,技术手段和条件也做不到。


米兰-昆德拉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我不知道上帝咋想的,但每次当我深度思考当代信用货币体系,都会觉得无比的神奇。


以某种纸币计价来发行债券(借债),然后再以这种债券抵押来印刷货币——该怎么来形容呢?我以空气为抵押发行空币,然后用空币来计价空气,在美国的带领下,就这种空对空的游戏,从1971年到现在,居然已经玩了近半个世纪,基本上还能让所有人都认可,这真是人类历史最大的奇迹!


特别要强调,我不是说信用货币不好——如果没有立场和目标的话,我没办法说这个东西好或者是不好。


对于想要掌控经济,熨平经济周期的政府来说,信用货币是再美妙不过的点金圣手,可以帮助政府实现种种激动人心的目标,比方GDP增长,比方消灭贫穷;对于和权力深度合作,充分了解金钱奥秘和花样的当代金融体系来说,只有信用货币,才可以这么悄无声息的大规模转移社会财富而不被所有人声讨;对于吃不饱饭穿不暖衣的人来说,如果政府愿意大发慈悲,用信用货币超发的残羹冷炙作为安抚底层的必要成本,他们也会相信信用货币是天上掉的馅饼……


但——对于相信货币稳定、不喜欢财富被稀释的人来说,以债券作抵押发行信用货币,本身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局。


那么我们来看,信用货币时代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扩大的贫富差距呢?


从过去半个世纪的逻辑看,只需要4步就可以完成:

1)长期看,政府信用货币一定超发,政府亲近类资产(房产、股市、债券)一定上涨;

2)你要么和能够印刷货币的央行政府有足够亲密的关系,要么提前以低价或低成本大量拥有这些资产,如房产、股权(公司创始人)、债券等;

3)因为一开始大家都没有这么多钱,所以你必须首先以最低利率从央行那里借贷到资金,转手加价借贷给别人(银行等金融机构),或直接去购买这些资产;

4)接下来,无风险赚差价(银行),或坐等资产大幅度升值,然后你变成富人,其他人变成穷人。


关于“政府亲近类”和“政府厌恶类”资产的区分,请点击:


三点认知,让你看清当代金融市场


以上4个步骤里,1)、2)、4)涉及个人的能力和判断,但步骤3)才是整个过程的关键,也就是说,要么你可以当资金二道贩子,要么你在资产价格上涨之前得到廉价的信贷资源,你的财富才能拉开和普通人的差距——想想看,谁能先从央行体系得到信贷资源转手加价?甚至,能从银行得到二手信贷资源也算?


显然,除了那些原本就与政府、央行有关的人群,除了原本就在社会上占据地位优势的人,还能有哪些人?


换句话来说,当代信用货币体系,只不过让那些原本在社会地位上就占据优势的人和机构,更早的得到了更多的信贷资源,要么他们可以倒卖央行资金空手套白狼,要么他们可以坐等房产、股票、债券等升值,然后,他们用这些资产作抵押,更多更便宜的信贷,然后,更多资产,然后……


如此一来,全球的财富,数字上表现可不是越来越多么?


如此一来,全球的财富差距,可不是越来越大么?


有人说了,一些初创公司的创始人的致富就与信贷资源此无关啊!


你可以说无关,但实际上还是有关系的,因为债务越来越多、货币越来越多,所以公司才能融到那么多资金,所以股票的价格才会涨到那么高的一个水平……


又有人说了,黄金做货币时代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错!


黄金做货币的时代,不存在货币和债务螺旋式上涨,所以也没有哪种资产存在着确定性的、趋势性上涨的机会;而且,因为有黄金储备的限制,央行也无法凭空创造信贷资源给商业银行,上述4个步骤的逻辑一开始就不存在。


信用货币体系之下,债务的增长,就是财富数字的增长,谁先得到央行信贷,就能甩开其他人,就是贫富差距的增长!


我承认都是货币惹的祸,偏偏似糖如蜜说来最动人,再怎么心如明镜也被绕进去……


作为衡量财富的标准,货币本身,就是为了刺激人的野心和欲望,所以,任何有野心和欲望的个人,都希望获取更多货币,这本没有什么问题。


作为一个不生产蛋糕、只分蛋糕的组织,政府想要掌控货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为社会各群体分配财富,这也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在黄金时代(金本位时期),政府(央行)想要增加货币,必须有相应黄金做抵押,他们便到处去勘探黄金、挖出黄金,然后用这些新的黄金作抵押,发行新的货币;在信用货币时代,政府(央行)想要增加货币,必须有相应债券作抵押,于是,他们便自己发行更多的债券,然后用来发行新的货币……


区别在于,黄金有天然的限制,有开采技术的限制,始终只能以一个很低的比例增长,但债券,只要政府利益相关团体想要,就能发行,可以我的地盘我做主……


这才是问题所在。


现在,请大家再回过头去看第一张图:

2002-2006年,债务增加50万亿美元;

2006-2010年,债务增加50万亿美元;

2010-2014年,债务增加35万亿美元;

2014-2019年,债务增加25万亿美元;

……


注意到什么了?


债务增加量是不是越来越少了!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债务增长,本身就会有极限——利率是0的时候,钱依然借贷不出去,债务增长自然就到达极限。


为什么0利率会成为信用货币的终点,请点击:信用货币的终局


进一步的,即便整体利率没有降低到0,债务本身还在增长,但只要增长变缓,因为新钱没有那么多,所有债务人还债压力就会开始增加,这会造成债务紧缩,这就进入债务去杠杆时段,随着大类资产的价格大幅度下跌,人类的财富总量在数字看也会不断下跌——实际上,根据瑞士信贷银行的报告,从2018年6月到2018年底,人类的总财富就减少了37万亿美元!


全球财富增加越来越少,甚至在数字上开始减少,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半个世纪以来,类将第一次存量财富博弈的时代!


来源:财主家的余粮

热门标签: